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宠物天王 >章节目录第1525章 我已经报警了
    如果张子安的猜测是正确的,乐世狗粮能把价格压得这么便宜,纯粹是利用了加州鹿类养殖者急于将圈养鹿脱手的心理,把收购价格压得很低,所以即使狗粮本身便宜,依然有赚头。

    可能不止是加州,由于鹿慢性消瘦病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州沦陷,唇亡齿寒,肯定有很多的鹿类养殖场面临困境,为了避免倾家荡产,只能含泪甩卖自家养殖的鹿,赶紧卖光之后要么转型养殖其他动物,要么干脆关门大吉。

    光是明尼苏达州就有400个鹿类养殖场,全美国加起来……几千总是有的。

    其他狗粮为什么不这么做?因为他们狗粮的成分已经定型,不像乐世是个新冒出来的厂商,可以顺势为之。

    至于各地养殖场送来的这些活鹿,到底有没有感染消瘦症,那只有天知道了。

    张子安注意到,有些从车斗里被运下来的鹿,虽然活着,但看起来蔫蔫的,神情委顿地趴卧在笼子里,而屠宰场对这些鹿照单全收。

    养殖场的卡车把所有鹿都卸车完毕,然后就结队原路返回。

    张子安本以为看戏已经告一段落,考虑要不要再在收回无人机,却又看到远处又驶来两辆车,这次不是卡车,而是越野车。

    越野车停在屠宰场门口,车窗摇下,保安似乎认识车里的人,连证件都没查验就放越野车进去了。

    从越野车里走出来的那个男人,令张子安屏住了呼吸。

    是李皮特!

    李皮特红光满面,依然穿着那身白色西装,所以即使看不太清,张子安也认出了他。

    他来这里干什么呢?

    李皮特下车之后,又有几个人从车里下来,而张子安竟然又从这几个人里看到一个认识的人——是在索萨利托镇撬车抢包的那个话唠墨西哥流浪汉,叫费尔南多什么什么的。

    费尔南多当时就说要去北边的红木森林,因为有人承诺会免费提供衣食,而且他真的来了。

    其他几个人神态也是怯生生的,打量着屠宰场和周围的森林。

    李皮特说了些什么,紧接着就有屠宰场的保安拿来几套员工制服,让费尔南多和其他几个人穿上。

    作为旧金山的流浪汉,费尔南多他们也是有尊严的,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只能撬车偷包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如果肯吃苦打工,又怎么会成为流浪汉?

    张子安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却能看到他们与保安起了争执,不愿穿员工服,特别是费尔南多,像是受骗了一样暴跳如雷,他瞅准空子,趁着屠宰场的大门还没完全关闭,抓起员工服冲保安脸上一扔,然后撒腿狂奔,企图逃出这里。

    李皮特既没追也没喊,脸上带着微笑镇定自若。

    只见一个保安迅速从腰间抽出一把像枪的东西,对着费尔南多的后背扣下扳机。

    费尔南多没跑出几步,就被什么东西射中了后背,他浑身一阵抽搐,扑倒地上,无法动弹。

    那是经常在美国电影里出现的泰瑟枪,也就是一种电击枪,是一种非致命武器,枪内充满氮气,射出带电极的飞镖,命中人体后可令人失去行动能力。

    剩下的几个流浪汉亲眼目睹这一幕,知道抵抗也无济于事,在这种原始森林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好乖乖地穿上员工服,被保安命令着架起全身软绵绵像是一条死狗的费尔南多,进入厂房。

    张子安看明白了,流浪汉们好吃懒做,听说这里有免费食宿,就兴冲冲跑来蹭吃蹭喝,结果遇到李皮特这样的狠角色,非但占不到任何便宜,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成为黑心屠宰场的免费劳动力,反正这些流浪汉即使失踪也没人在意。

    怎么说呢,天上不会掉免费的馅饼。

    他不懂美国的法律,但无人机录下的这段视频,即使不能证明屠宰场使用了染病的鹿肉,至少非法拘禁罪是跑不了的吧?

    张子安敲了一下理查德的脑壳,问道:“你还记得那个墨西哥话唠叫什么名字来着?费尔南多啥?”

    理查德嫌弃地歪头,“别对本大爷动手动脚的,你知道这一下敲死本大爷多少个脑细胞吗?再敲就跟你一样傻了!”

    他作势又要敲,理查德想了想,说道:“嘎嘎!本大爷只说一遍,你这个白痴最好记清楚,是叫费尔南多·兰比亚斯·德·阿兹瓦多。”

    张子安示意精灵们别出声,然后拨打911。

    “你好,有紧急情况吗?”接线员很快接通了电话。

    “呃……我想……”张子安想说有人非法拘禁,但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这个词组怎么说,于是干脆改口说:“我想报告一起绑架事件。”

    电话那边接线员的语气明显变得认真起来,“先生,你的名字?谁被绑架了?”

    “我叫杰夫,被绑架的是一个叫……叫……费尔南多·兰比亚斯·德·阿兹瓦多的流浪汉,以及他的几个朋友。”

    “好的,先生你的位置是在哪里?”

    张子安报告了屠宰场的GPS坐标,说道:“这是一家位于森林里的鹿肉屠宰场,如果你们不清楚可以问森林巡查员,他们一定知道。”

    “好的,费尔南多他们的状况如何?”

    “我不知道,他们被带进屠宰场的厂房里了,请快些派警察过来。”

    “警察已经在路上了,先生,你所在的位置是否安全?你是亲眼看到他们被绑架的吗?”

    “是的,我的位置还算安全……”

    “先生,我们需要你待在安全的地方,直到我们派警察过去。”

    “我知道。”

    张子安正说着,突然又看到李皮特也拿起了手机,像是有人在给他打电话。

    李皮特接通电话后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听对方讲话,面色由淡定迅速转为凝重,几秒后就挂断了,然后对保安人员打了个有力的手势。

    保安人员拿起对讲机说了几句,又从厂房里跑出更多的保安,蜂拥冲出屠宰场的大门,举着泰瑟枪进入附近的树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