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宠物天王 >章节目录第1508章 顺藤摸瓜
    很难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会令一个在本地居住多年且非常熟悉森林的退伍老兵也步上梅根的后尘,悄无声息地在森林中失踪。

    若说是猛兽的话,这位老兵可是带着来福枪进入的森林,就算是遭遇黑熊和美洲狮也有一战之力,除非是遇到带崽的棕熊……那就真悬了,但作为一名老兵同时也是有经验的猎手,一般不会犯这种错误。

    老实说,事情越怪,张子安的信心倒是越足,这片森林里八成藏着不可告人的猫腻,梅根和麦克可能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所以遭遇了不测,能让两个大活人无声无息消失的,只有人。

    精灵们也专注地听着米勒太太的讲述,被这件迷雾重重的失踪事件所吸引。

    张子安悄悄伸长一条腿,挡住雪狮子,因为它总是往壁炉边挪动,享受壁炉的温暖和干燥,不过再这么挪下去它就要变成炭狮子了。

    米勒太太望着他,他还是这么年轻,如果也像梅根和麦克一样失踪,他的父母该多伤心啊。

    她忍痛劝道:“孩子,谢谢你的好意,但是这片森林真的很古怪,你最好慎重考虑你的决定,就算你现在决定退出,我也能理解。”

    “放心吧,我可是从撒哈拉沙漠的魔鬼之海里活着走出来的人!”

    气氛太压抑了,张子安哈哈一笑,从手机里翻出撒哈拉之行拍摄的照片和视频给她看,包括返程阶段他险些渴死在沙漠里时的自拍视频——当时他真的已经有死亡的觉悟了,所以借口去方便的时候录了一段告别视频,连精灵们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段视频。

    米勒太太听不懂中文,但看着屏幕上他因缺水而干裂的嘴唇和因暴晒而脱皮的脸,以及那种带着对生的渴望的眼神,完全能体会到他当时的绝望。

    她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居然有这么丰富的冒险经验,怪不得感觉他的身上有一些与普通人不同的气质,这是只有经历过生死考验才会具备的淡定沉稳。

    “这片森林再险恶,至少也不会比魔鬼之海更可怕。”张子安给她打气道:“而且我并不是独自进入森林。”

    “啊?你还有伴儿?”米勒太太一愣,以为会有朋友来跟他会和,那倒是不错,人越多越好。

    张子安吹了声口哨,屋外传来飞玛斯的吠叫声回应。

    他打开门,飞玛斯全身被雾气弄得湿漉漉的、毛发几乎全贴在皮肤上蹿进屋里。

    米勒太太吓了一跳,腾地站起来,不过看清原来是一条德牧,而且进屋之后就温顺地趴在壁炉旁烤火,这才松了一口气。

    张子安去游客中心的时候没带着飞玛斯,当时天色已暗,米勒太太没注意到它的存在。后来张子安驱车跟着她来到这里,下车之前对飞玛斯交待了几句,让它先留在外面,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异常——这地方太偏僻,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能因为米勒太太可怜就盲目地信任她,万一她是个编造故事博取傻瓜同情的骗子,还有个变态杀人狂的同伙埋伏在附近怎么办?

    飞玛斯在木屋周围巡视了一圈,没有嗅到附近有其他人留下的新鲜气味,正好听到张子安的暗号,于是出声回应。

    “好棒的狗!它叫什么名字?”米勒太太以前也养过狗,后来老死了,就没再养。她拿出梳子,试着帮飞玛斯梳理它被雾气打湿结绺的毛发,见它丝毫没有反抗,越看越喜欢。

    “飞玛斯。”张子安说道,“它会跟我一起进入森林,帮你寻找你女儿,所以你有没有沾有梅根气味的东西?最好是衣物什么的。”

    “有!”米勒太太马上点头,从一堆杂物里翻出一个毛线帽,“这是他们从森林里找到的,我可以确信这就是我女儿的,但他们说这种帽子太常见了,不能作为凭据。”

    张子安接过毛线帽,放到飞玛斯鼻前让它闻了闻。

    “是年轻女性的帽子。”飞玛斯说道,在米勒太太听来只是吠叫了几声。

    “之前搜救的时候,森林巡查员也带了警犬,而且不止一条,但他们说下了暴雨,气味都被冲走了……”米勒太太忧心忡忡地说道。

    张子安胸有成竹地笑了笑,“暴雨确实会冲走你女儿的气味,但我并不是要追踪你女儿的气味——恕我直言,你女儿已经失踪两周多了,就算没有暴雨,她的气味恐怕也不剩多少了。”

    “那你……”

    米勒太太由于缺乏睡眠,头脑混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她的目光触及到小屋里的陈设时,才突然茅塞顿开。

    “啊!你是说,你要追踪麦克的气味?”

    “没错。”

    张子安点头,“最近两三天,没下过暴雨吧?”

    “没有!没有!”

    米勒太太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心里豁然开朗,激动得连连点头。

    梅根失踪太久了,她的气味早就消散了,而且他们并不清楚她进入森林的具体位置,想在莽莽林海中找到她的气味太难了,无异于大海捞针。但麦克的气味应该还多少留存着,他的出发地点肯定是这座林中小屋,循着他的气味,即使找不到梅根,至少也能找到他。

    作为一名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麦克的气味特征非常明显,比花季的少女明显得多,浓重的烟草、酒精、长时间不洗澡的汗馊味,特别是还有刺鼻的硝烟味和枪油味,混合在一起,张子安刚走进这间屋子时就闻到了,相信这些味道在无风的森林里也会存在很长时间。

    这片森林太茂密了,茂密的森林会成为风的天然屏障,所以林间几乎一丝风都没有,雾气会经久不散,气味也是。

    米勒太太眼睛里几近湮灭的希望之火像是注入新的燃料般,重新闪亮起来。

    麦克的一去不回很可能与梅根的失踪有关,如果能找到麦克,也许会进一步找到女儿失踪的线索。

    连日来漫天的乌云,终于悄悄露出一线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