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宠物天王 >章节目录第1085章 失而复得
    弗拉基米尔已经给流浪猫们分派了任务,然后让它们解散,返回各自的驻地,毕竟白天是流浪猫的休息时间,夜晚才属于它们。

    理查德趁张子安没搭理它,便大剌剌地落在他的肩膀上,滔滔不绝地讲着哲♂学。

    弗拉基米尔处理完流浪猫的事务,也跟着张子安一起从后门返回宠物店。

    一进店,他就看到菲娜、老茶、飞玛斯它们全聚集在店门口附近,神情严肃地讨论着什么。

    他环顾店内,没发现有什么异状,正门的卷帘门关得好好的,也没有破门而入的迹象,便狠狠瞪了理查德一眼,怪它大惊小怪。

    “你们在干什么?”

    他也走到收银台附近,纳闷地问道,“折腾了一夜,不困么?怎么不去睡觉?”

    昨夜飞玛斯留在店里没出去,但菲娜和老茶跟他一样都整夜没睡觉,菲娜本来就爱睡觉,而老茶年纪大了,也需要充足的睡眠,它们不睡觉在这里说什么呢?

    菲娜斜睨他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猫爬架上的雪狮子叫道:“喵喵喵!你这臭男人的眼睛是用来出气的么?没见店里多了东西?”

    “啥?多了东西?”

    张子安更纳闷了,若说少了什么东西,那还情有可原,也许是丢了、被偷了或者忘了放哪了,但怎么会多了东西?难道是昨天顾客落下的?再说精灵们会关心这种事么?

    他首先看了看收银台,然后看了看货架,粗略打量一眼没发现少什么,当然也没发现多什么。

    “白痴!”理查德抡圆了翅膀啪地抽在他脑袋上,“你个子长这么高,难道就不能俯身献菊花往低处看看?本大爷都看到了,你却没看到!”

    张子安暗暗把它的账记上,然后低头往下一扫,立刻惊得后退数步,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它……它……它怎么回来了?”

    他刚才没看到异常,因为他的个子高,视线也高,没有注意地上的东西。

    现在他看到了,用手颤抖地指着收银台的对面,惊得不知说什么是好。

    刚才在绿地里消失的猫神雕像,此时端端正正地蹲坐在那里,因为它本身的颜色就是黑的,早上室内没开灯,光线又昏暗,张子安第一眼看到它时差点吓尿,心脏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

    他心说真是邪门,敌人已经不知不觉打入我军内部了?

    “弗拉基……基米尔!快!快给它一记喵喵主义铁拳!”他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赶紧喊道。

    弗拉基米尔早就看到了,摇头道:“这是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打它我还嫌爪疼呢!”

    理查德又抡起翅膀抽了他一下,“你还有脸嫌弃本大爷大惊小怪?明明是你这白痴更大惊小怪!”

    “什么?”

    张子安愕然,又盯着雕像看了几秒,发现它和其他物品没什么区别,一动不动,眼睛也没有闪烁着红光,这才稍稍把心放回肚子里。

    他打开室内的灯,小心翼翼地凑近观察。

    没错,这确实是猫神雕像,是刚才在绿地里肆虐的那尊,也是从店里失踪的那尊,但是已经完全失去生命气息。

    它蹲坐的姿势与神态,跟以前没失踪时一模一样,跟摆在大英博物馆里那尊也一般无二,甚至连它摆放的位置,也跟失踪前完全相同——它以前长期摆放在同一个位置,地面上被压出一块稍浅的白印,现在它的底部正好100%覆盖住白印,像是根本没移动过。

    不过,除了姿势与神态以外,它的外观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最引人注目的是,它的左下巴向内凹陷下去,破坏了它以前那种阴郁的美感。凹陷内部还有细微的起伏,轮廓似乎与……猫爪的样子很像,如同被哪只猫狠狠揍了一拳。

    不是击碎了青铜,而是在实心青铜上留下一个明显的拳印。

    除此之外,它的身上布满了擦痕与划痕,擦痕像是在粗糙的地上被拖曳过,而划痕则像是被锐利的器物划伤的,连一只耳朵都少了个尖。

    还有,它消失又出现的黄金鼻环再次消失了,而胸前雕刻的瓦吉特护身符又再次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谁能回答这个问题。

    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张子安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也许真实情况是猫神雕像被人偷走了,但是小偷不识货,把它当垃圾处理了,最后历尽艰辛终于被他从垃圾场捡了回来,已经不复之前的精美。

    虽然这个解释很合理,但显然不是真的。

    如果这是真的,那之前的一切努力岂不是成了笑话?

    更简单的解释应该是,受到重创的猫神雕像已经失去成为精灵的资格,被游戏送了回来,物归原主。

    “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问在场的精灵。

    “陛下因为要等雪狮子,晚了一步回来,老朽先一步从二楼窗户进入室内。”老茶讲述事情的经过,“老朽稍感困倦,打算看完早间新闻之后就睡觉,但是来到一楼之后,隐约觉得室内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儿,正好陛下也回来了,与老朽有同感,于是便与老朽一起在室内搜寻,片刻之后就发现这尊失而复得的猫神雕像。”

    张子安听完,没有贸然发表评论,而是望向飞玛斯,因为它整夜都在店里,如果有什么异常,本应该由它先发现的。

    飞玛斯赧然垂头,“说来惭愧,老茶和菲娜从二楼窗户回来之前,我已经在一楼躺椅旁边打盹了,但从始至终根本没听见什么异常的响动。它们搜寻的时候我还觉得它们有些神经过敏,谁知道……”

    它很抱歉,店里出了这么诡异的事,它却一无所觉。

    张子安见它内疚,便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这尊猫神雕像不能用常理来揣测,你没发现是很正常的。”

    至于二楼的两只精灵,π和世华,根本不用去问他们,就算是问,他们肯定也是一脸懵逼,说不定还要担惊受怕。

    现在的问题是,要怎么处理这尊失而复得的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