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宠物天王 >章节目录第988章 惊吓
    尽管张子安很头疼王雅宁这个小人精,恨不得马上敬而远之,但若说让她真遇到什么危险,那他也难免良心难安,毕竟她是跟着他跑过来的。

    至于孙老师,她就更担心了,因为这片竹林刚出过虐猫的事,如果来自外校的学生在这里出什么危险,石门街小学的名声就更臭了。

    好在她今天穿的是运动鞋而不是高跟鞋,否则还真跑不了这么快。

    两人一前一后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心里都有些埋怨王雅宁不打招呼擅自行动。

    弗拉基米尔蹿得更快,它动作灵活,但只是限于比普通猫稍强一点儿的那种灵活,论速度的话比不上菲娜和老茶。

    前方竹影一晃,他们看到王雅宁跌坐在地上,背对着他们,像是很惊恐一样,双手撑住地面,双脚不断乱蹬,往后挪动屁股。

    “王雅宁同学!”孙老师急忙跑过去,搂住她的肩膀,从头到脚仔细检查她的身体,发现她似乎没有受到外伤,只是灰头土脸的,蹭了很多土,这才多少放心了。

    “王雅宁同学,你怎么了?”孙老师紧张地问道。

    王雅宁脸色惨白,嘴唇颤抖,目光僵硬地盯着前方,颤声说道:“我……我好像看到你们说的那尊猫神雕像了,它……它好像还冲我笑来着……”

    “什么?”孙老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王雅宁同学,你清醒一下!你是不是吓糊涂了?那是一尊雕像啊,怎么会笑?”

    “真的!真的是在笑!我没有看错!”王雅宁捂着耳朵尖声叫道,“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如果它没笑,我怎么可能害怕一尊雕像?”

    “好好!王雅宁同学,你冷静一下!”孙老师暂时放弃了争辩,急忙劝慰道。

    张子安和弗拉基米尔已经一左一右绕过了她们两个,冲到前方,戒备地仔细观察四周的动静。

    轻风吹拂,竹林沙沙作响,数百根婆娑摇动的竹子令人眼花缭乱,总觉得竹林里像是藏着什么东西,当然也可能是视觉上的错觉。

    张子安以眼神询问弗拉基米尔是否看见了什么,它摇头否定,“喵了个咪的,我说了我就是一只普通猫,又不是神仙!”

    目前为止,除了在宠物店门口的破门一击之外,弗拉基米尔确实表现得与普通猫一般无二,既不像老茶那样一看就世外高猫的样子,也不像菲娜行经之地万猫臣服,跟星海也相差甚远,正如它自己所说,它似乎真的是没有超能力,泯然众猫。

    但是张子安知道,弗拉基米尔是有特殊能力的,而且是非常可怕的能力。

    俗话说,好汉长在嘴上,好马长在腿上,弗拉基米尔就是如此,它拥有强大的说服力和煽动力,具备出色的领导能力与领袖气质,明明没有超能力却不乏身先士卒的勇气,这些在某种意义上,是比任何超能力更可怕的能力。

    毕竟有句古话——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张子安有心进入竹林搜索,但又怕他和弗拉基米尔离开之后,猫神雕像又杀个回马枪,再次惊吓到王雅宁和孙老师。

    而且,猫神雕像似乎越来越嚣张了,以往它总是于夜间出没,但现在是中午阳光正强的时候,它居然堂而皇之地现身,这似乎可以说明它的力量也越来越强。

    至于王雅宁说它在笑,如果是真的,那它可能已经离死物越来越远,越来越接近真正的精灵了。

    他蹲下来,盯着王雅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脸问道:“你看到的猫神雕像,在哪个方向?”

    王雅宁颤抖地指向斜前方。

    不等张子安吩咐,弗拉基米尔已经一马当先嗖地蹿出过去。

    “弗拉基米尔,小心点儿!”他只能在背后喊道。

    它的身影迅速消失在竹林里,只有声音遥遥传来:“他喵的,彻底的喵喵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孙老师被搞糊涂了,“你的猫干什么去了?”

    “撒尿去了。”张子安随口敷衍,然后又用责难的语气向王雅宁问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自己单独离开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被两个成年人围着,王雅宁稍微恢复了镇静,委屈地皱起脸,啜泣道:“我……你们说话的时候,我就左看右看,突然看到这边的竹林间好像有什么黑色的东西晃了一下,我猜想会不会是你们说的那个雕像,就想自己过来看看……”

    她虽然没有明说,但张子安根据她的性格猜到了她的心路历程,她肯定是想自己找到大人们都找不到的猫神雕像,然后立上一功,所以谁也没打招呼就自己跑过去了,而且还是悄悄跑过去,生怕别人跟她抢功……

    孙老师冷着脸说道:“你这孩子,我以为你是沉稳冷静的性格,怎么这么冒失呢?也不跟大人打声招呼?万一出了事谁负得起责任?”

    她拿出小学班主任的作派,还想把车轱辘话再反复说几遍,张子安摆手制止她,因为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然后呢?你来到这里,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张子安追问道。

    王雅宁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惧,“我来到这里,看到草丛间蹲着一个黑色的背影,像是一只猫,但看着似乎铁之类的金属制成的,我觉得这可能就是猫神雕像,刚走过去想验证一下到底是不是,结果它突然回过头,冲我狰狞地咧嘴笑起来……”

    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已经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无论如何也驱之不去,每当回忆起来的时候,那股发自心底的原始恐惧就彻底攫取了她仅存的勇气。

    这种情况,打个比方的话,就像是你在深夜走路时,看到前方一位长发飘逸的美女,想走过去搭讪,结果对方一回头,出现一张贞子的脸……

    张子安又问道:“它的脸上有什么特征吗?”

    “有!”王雅宁瞪大眼睛说道:“它的鼻子上穿着一个金灿灿的金属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