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玄幻小说 > 笔仙在上 >章节目录第三十九章 笔仙说的
    俩小女生说了一会,公交车便来了,鞠滢打道回府回学校,樱桃则是坐车去小姨家。

    也不知道是不是笔仙暗示的原因,樱桃见到石头的第一眼就感觉那肯定不是石头。

    外貌上长得不像是一回事,那种发自内心的陌生感,让樱桃极为不舒服,当年那个小屁孩,怎么会让她感觉这么疏远陌生呢?

    她站在他面前,他却那么无动于衷的坐在沙发上,直勾勾的看着她?

    如果她没有看错,他目光好像还在她两条腿上多留了一会!

    樱桃气得当时就想打人。

    这怎么可能是石头!

    “石头,这就是你表姐,快打招呼。”

    孙玉芬有些埋怨的在一边提醒,那石头才慢悠悠站起来,叫了一声表姐。

    “当年你偷偷存了挺久的钱,买了一包白桂糖,给了我一半,你还记得你存了多久的钱吗?”

    樱桃冷冰冰的问道。

    石头一脸茫然的样子,根本不知道樱桃在说什么。

    “你送给我的那条大鱼,哦,你称它为鱼王,你钓了多久?”

    “我,我······”

    石头嗫嚅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第二次打你的时候,是因为什么?”

    “樱桃,你这是干什么?”孙玉芬有些不高兴,忙将樱桃拉到一边去,小声道,“你知道石头知道你要来多激动吗,你就这么对他?你审犯人吗?”

    “小姨,你看,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真是石头?”

    “樱桃,你可能不知道,石头这些年吃了太多苦了,脑袋还受过伤,很多事情,他都记不清了,你就别问他了。”

    “记不清了?这么巧吗?”

    樱桃明显不信。

    “樱桃,你怎么说话的!”孙玉芬的脸就拉了下来,低声斥责起来,“你这是在怀疑石头吗!”

    “小姨,我知道你思念石头,我也一样,可你不能被人骗了,你总得弄清楚不是?”

    “我弄的清清楚楚,他就是石头,他就是我儿子!”孙玉芬已然是极为不悦,“这一点,我很肯定!樱桃,你读书读傻了是吗,我儿子我能不认识吗?你不过是和石头一起玩了几个月,你有我和石头熟吗!”

    “小姨,要不这样,咱们······”

    “樱桃,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蒋元业拿着锅铲走过来,一把将樱桃给拽走了。

    “你添什么乱?”一到厨房,蒋元业就冲樱桃脑袋上来了下,“石头和你有仇还是你小姨和你有仇,你非得过去给他们添堵?”

    “爸,你这说的什么话,我这也是为小姨好,我是怕他被人骗了,沙发上那玩意,他肯定不是石头。”

    “那是人,不是玩意!”孙玉芳也抬抬手,作势欲打,“我怎么跟你说的,你跟我,怎么胡说都行,但是千万别在你小姨面前乱讲,你这来了屁股都没坐热呢,就说那些话,你到底怎么想的?”

    “对啊,樱桃,你和我说实话。”蒋元业把煤气灶的火关掉,“你到底为什么一口咬定那个人不是石头,在你小姨很确定他是石头的情况下。”

    “我······”樱桃正要说,话到嘴边却是硬生生又吞了回去,“反正你们信我,他不是。”

    “有什么话连爸妈都不能说?到底是为什么?”

    蒋元业根本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了。

    “说了你们也不会信的,总之,我可以肯定那不是石头,至于因为什么,你们就不要管了。”

    “该不会······”蒋元业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樱桃让孙玉芬请笔仙的事情,试着问道,“你该不会是请的笔仙吧?”

    “你知道?”

    樱桃奇道。

    “真是笔仙?”

    蒋元业就呆了,他只是想起来随口一说,没想到女儿居然承认了。

    “是笔仙。”樱桃点点头,“如果不是笔仙说了石头已经死了,我又怎么敢肯定客厅里的不是?”

    “你昨晚上哭,就是因为请了笔仙,然后笔仙说石头死了?”

    “嗯。”

    “樱桃,我没理解错的话,你在告诉我你信笔仙?”

    “我信笔仙,笔仙不是怪谈,不是传说,而是真真正正存在的。”

    “樱桃,你这是怎么了?”樱桃的话让孙玉芳十分担忧,“这世界上,根本就是没有鬼的呀,你说你怎么就······”

    “妈,笔仙不是鬼的,是仙。”

    “什么?你说什么?”

    不管孙玉芬还是蒋元业,越和樱桃说,就感觉越崩溃,这夫妻俩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无法和女儿交流了。

    “爸,妈,这该吃饭了,笔仙的事情,等晚上我回去再和你们说。”

    樱桃就端着一盘菜,转身出了厨房。

    孙玉芳蒋元业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一抹浓浓的担忧,好好的孩子,怎么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你说樱桃到底怎么了?”厨房这短短的一会,孙玉芳头发都愁白了好几根,“她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呀,非说笔仙存在,这可能吗?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鬼啊!”

    “先吃饭吧,玉芬和石头也饿了,樱桃的事情,回去说。”

    蒋元业沉声说道。

    孙玉芳十年前儿子失踪,三年前老公病死,她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热热闹闹的和大家一起吃饭了。

    “小姨,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亲子鉴定?”

    吃了两口,樱桃试着问道。

    “什么亲子鉴定?”

    孙玉芬夹菜的手一僵。

    “就是通过检测DNA······”

    “我知道什么是亲子鉴定,我是问,我为什么要做?这就是我儿子,就是石头,我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去做那个!”

    “小姨······”

    “樱桃!”蒋元业敲敲桌子,“吃饭就吃饭,哪那么多话!”

    “哦。”

    樱桃乖乖闭上了嘴巴。

    从这一刻开始,她再也不提石头不是石头的事情,也不再提亲子鉴定的事情,她算是看出来了,小姨是铁了心认定那是石头,已经完全不能沟通。

    既然如此,那么便只有自己偷偷的进行了。

    樱桃不再“不识趣”,主动和石头说话,和石头讲笑话,却趁机偷偷的拔了石头一根头发。

    再偷偷的从孙玉芬身上拔一根头发之后,樱桃说要上课,便离开了孙玉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