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言情小说 >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章节目录第417章 婚礼篇四


    看着别扭跳着舞的顾岸几人,姚仲冉总是淡漠的脸上也不由露出几分笑意来,看着这群欢快的青年人,他也不用担心笑笑以后的生活会无趣。

    而且他们为了谭亦和笑笑能这样舍下脸面,这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感情,姚仲冉甚至想到以后谭小包出生了,等顾岸他们也有了孩子,这群小孩子的生活同样也不会无聊,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依旧是一家人。

    姚仲冉不由想到了姚家,大哥家的四个孩子也没有这么亲密,而他们和笑笑的关系只可能是敌人,有了对比,姚仲冉更家喜欢柳叶胡同那种亲密无间的氛围。

    当音乐声停止了,豁出老脸跳小猪舞的顾岸看着关煦桡几人突然开口;“我已经决定了,二哥结婚之后我一定会第一个结婚!”

    否则等煦桡他们都结婚,自己还要当那么多次伴郎,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关煦桡几人微微一愣,莫名的也有了危机感。

    这种事来一次就够了,多来几次,他们也受不了啊,里子面子都没有了,关键是还得陪着笑脸任由人折腾,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脸过。

    “兄弟们,胜利就在眼前了。”顾岸严阵以待的看着最后一道卧房的门,等突破之后,他们一定要抢了新娘就跑!

    沐沐眉梢一挑,眼中有着算计之色一闪而过,对着顾岸和关煦桡使了个眼色,随后上前敲响了门。

    最后两个孩子看了一眼床上的商奕笑,随后快步的走到门口,两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门锁咔嚓一声被人从外面撬开了。

    顾岸推门进去的瞬间,动作迅速的抱起其中一个孩子,关煦桡同样抱起第二个孩子。

    “二哥,快去接笑笑!”顾岸抱着怀里的孩子得意的大笑着,这就是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两个孩子也就五岁,此时看着抱着自己的顾岸和关煦桡,都有点蒙圈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这就是兵不厌诈。”顾岸回过头向着欧阳凛得瑟的笑着,不管这最后两孩子有什么刁难人的手段,这一会都使不出来了。

    “你这个无赖。”欧阳凛也被顾岸这厚脸皮给逗乐了。

    谭亦一步一步向着卧房走了进来,看着坐在床上笑靥如花的商奕笑,这一刻,谭亦只感觉一股说不出来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我来接你了。”谭亦声音里透着几分轻颤,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一刻自己竟然是如此的紧张。

    商奕笑点了点头,握住了谭亦的手,两人手心里都透着汗渍,相视一笑,原本紧张的情绪在笑容里舒缓下来。

    十点十八分,礼炮声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在顾岸等人兴奋又激动的吆喝声里,一溜排婚车开出了四合院向着柳叶胡同方向疾驰而去。

    等在谭家大宅举行了仪式之后,谭亦和商奕笑才会去办喜宴的山庄接受宾客的祝福。

    谭家大宅留下观礼的都是谭家的人,和顾凛墨、关曜几个老朋友,旁系的亲戚包括其他重要的大人物都在山庄那边。

    “婚车还有十五分钟就到了。”结束通话的谭宸快步走了过来向着谭骥炎汇报了一声,又转身去巷子口等候着。

    客厅里,顾凛墨鼻子不是、眼睛不是的盯着谭骥炎,从少年时期认识到如今,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大半辈子了。

    抛开位高权重这四个字,谭骥炎三个孩子都结婚了,谭宸和谭果都有儿子了,谭亦这小子原本是他们几个老一辈最担心的,得,白操心,媳妇有了、小包子也有了。

    这才是妥妥的人生赢家!顾凛墨一想到顾岸和顾钧澈这俩熊孩子,表情愈加的羡慕嫉妒恨,有一个结婚生个孙子给自己抱也好啊。

    “小岸那火爆脾气暂时不谈恋爱也不奇怪,钧澈又太宅,接触的人少。”感同身受的关曜安慰的拍了拍顾凛墨的肩膀,话锋突然一转。

    “煦桡那臭小子脾气也好,人也俊朗,如今也算是事业有成,你说他怎么就找不到女朋友?”

    “关曜,你什么意思?嫌弃我儿子脾气坏没人要吗?”半点没有被安慰到的顾凛墨没好气的瞪着关曜,有这么说话的嘛。

    端坐在主位上,谭骥炎优哉游哉的喝着茶,身为人生赢家,他就不掺和了,省的这两人被打击的太厉害。

    坐在沙发上的谭果懒洋洋的靠在秦豫身上,一副没骨头的模样,顾叔、关叔为了煦桡他们不结婚的事杠上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顾凛墨视线扫了一眼谭果和秦豫,忍不住的对关曜开口;“你说小糖果当初是怎么看人的,不管是小岸还是煦桡,他们比秦豫不好太多了。”

    就秦豫那破脾气,整天阴森森的,据说洁癖还很严重,糖果这丫头怎么就看上他了!

    整个柳叶胡同就这么一个小姑娘,结果还没有内部消化就被秦豫这头大野狼给叼走了,顾凛墨一想到这事就恨不能将顾岸给揍一顿,多好的结婚对象就这么拱手送人了。

    被嫌弃阴森森的秦豫依旧冰冷着一张俊脸,只不过搂着谭果的双臂收紧了几分,眼中霸道的占有欲一闪而过。

    青梅竹马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存在!尤其是还没有结婚的竹马!关键还不止一个两个,秦豫突然庆幸当年自己下手早。

    “太熟了不好下手。”关曜叹息一声,这个问题他绝对问过关煦桡不下十遍了。

    当然,关曜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关煦桡他们这群小辈对谭宸和谭亦太敬畏,所以打死他们也不敢将主意打到谭果身上,最后便宜了秦豫这小子。

    不过秦豫当年也被谭宸、谭亦两兄弟给揍惨了,据说骥炎都撸起袖子亲自下手狠揍了秦豫一顿,关曜估计关煦桡他们就算有了贼心也没有贼胆。

    “别气,顾叔他们是羡慕嫉妒恨。”谭果眯眼调皮的笑着,安抚的拍了拍秦豫的手。

    她和小岸他们就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即使大家最都都打光棍也不可能内部消化的。

    当外面礼炮声响的同时,秦豫第一时间就抬手捂住了谭果的耳朵,顺势摁住了她要冲出去看热闹的身体,“外面有硝烟味,过一会再去。”

    “没事,我要看我二哥将笑笑嫂子背进来。”谭果大笑着,一把拉住秦豫的手将人拽着往门外跑了去。

    原本在屋子里被童瞳她们逗着玩的小胖墩和湛湛也迈着小短腿出来了。

    谭家大宅已经成了鲜花的海洋,而此刻,礼炮声伴随着音乐声和顾岸他们的起哄声热闹的响了起来。

    彩带礼炮和喷雪在半空里绽放开,迎接一对新人的到来。

    下一步下车的谭亦扫了一眼站在大门口嗷嗷叫唤的谭果几人,将后座车门打开,英俊的脸上带着可以感知的温暖笑意,伸出手将商奕笑从车子打横抱了出来。

    “二哥,亲一口。”谭果起哄的喊了一嗓子,顾岸和沐沐更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一般高喊着亲一口。

    客厅里,顾凛墨和关曜身为长辈就没有出去,此时听到顾岸那洪亮的嗓音,顾凛墨黑着老脸,又不是他结婚,用得着这么兴奋吗?

    不过当看到谭亦将商奕笑给抱进来时,顾凛墨脸上也不由露出高兴的笑容,说到底柳叶胡同这群孩子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就跟自己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司仪的诵唱声响了起来,“日光灼灼、礼乐声声,新郎新娘齐登华堂。”

    等谭亦和商奕笑站定之后,诵唱声再次响起,“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礼成!”

    正厅外礼炮声伴随着乐声再次齐鸣,谭亦握着商奕笑的手将人带去了新房。

    满是大红色的喜庆卧房里,窗玻璃上贴着喜字,而大床上则洒满了桂圆、莲子、百糕这些好寓意的零食。

    “小胖墩,该你和湛湛表现了。”沐沐站在新房门口笑着开口。

    事先已经排练过了,脱掉鞋子的小胖墩蹭蹭的爬到了床上,看着站在一旁没动谭麒湛,小胖墩奶声奶气的催促;“湛湛,快上来,你忘记了就看着我做。”

    虽然比小胖墩小了一岁,但过年已经是五岁的湛湛板着英俊的面瘫脸,黑黝黝的大眼睛看着兴奋的小胖墩,似乎很不愿意承认这么幼稚的熊孩子是自己的哥哥。

    “湛湛,快点上来,我们滚了,以后小弟弟就能出来了。”比起喜欢玩洋娃娃爱哭鼻子的小妹妹,小胖墩坚定的认为还是弟弟比较好。

    湛湛脱掉鞋子刚爬上床,小胖墩已经兴奋的从床头快速的翻滚到了床尾,嘴巴里还顺势叼了一颗红枣啃着。

    比起天生吃货的小胖墩,湛湛更像是完成一项任务,依旧板着小面瘫脸,小嘴巴紧抿着,然后躺下,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身侧,然后身体一动迅速的翻滚起来。

    “湛湛……”已经是第三圈的小胖墩趴在床上,错愕的看着滚到床尾就下床了湛湛,不是说滚几圈就能有几个弟弟嘛。

    “小胖墩,今晚上你要是能睡在这床上,到时候弟弟肯定就有了。”顾岸一把将小胖墩给抱了起来,让他继续滚下去,估计是没完没了了。

    小胖墩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商奕笑的腹部,每一次和秦豫战斗失败之后,小胖墩就想着靠数量取胜。

    只可惜到现在他就只有湛湛一个跟班,人数太少,肯定没办法战胜大魔王,如果多几个弟弟,到时候自己一挥手,弟弟们都冲过去,大魔王肯定就输了。

    “你给我过来吧,让你小舅妈休息,一会还要去喜宴。”谭果快步上前将赖在床上的小胖墩一把给抱了起来。

    结果小胖墩的双手还没有来得及搂上谭果的脖子和她腻歪一下,秦豫已经从后面将小胖墩给抱到了自己怀里。

    父子俩对望着,眼中都是嫌弃之色。

    谭家的婚礼能参加的宾客身份非同一般,而且也都是家里的老一辈子或者家主,和谭家关系及其亲近的才能将家里的继承人带过来,也算是提前培养一下和谭家第二代之间的关系。

    “爷爷,我姐姐难道配不上谭二少吗?”此时,看着一桌一桌敬酒的谭亦和商奕笑,不远处的一个青年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

    他们廖家是谭家的死忠,如今廖家虽然不是顶尖的一等世家,但是放在二等家族里绝对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廖家的女儿才貌双全,双硕士学位,高门嫁女儿,廖家会有这样的想法一点都不奇怪,一旦和谭家成了姻亲,廖家必定会再次崛起,跻身帝京一等家族之列。

    不等老爷子回答,青年继续嘀咕着,“虽然商奕笑有一个壹号研究所,还继承了田振江先生的全部财产,可这点财富和我们廖家根本无法比。”

    暴发户难道差钱吗?差的是人脉关系和背景,在青年看来商奕笑不过是个运气好的暴发户而已,如果长的倾国倾城也就罢了,姿色也就中等偏上,谭二少怎么就看上她了。

    廖老爷子看着忿忿不平的孙子,面色严肃了几分,“你看到主位上坐的几个人了吗?”

    能坐在主位上的只有两种身份:一是谭家德高望重的长辈,二是跺跺脚,脚下土地都要动一动的老一辈。

    “那是海城姚家的人,另一个是欧阳凛,级别比你父亲还要高一级,他们坐在主位上,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谭家的关系。”廖老爷子缓缓开口。

    如果是谭家的关系,他们不可能坐在主位上,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商奕笑的身份也是非同一般。

    只不过再好奇,廖老不可能去查,今天能参加婚礼的这些宾客也不可能去查,当然,查也查不到!

    廖老之所以认识姚老爷子和老夫人,这也是因为他曾经是海城驻军的长官,在这期间,雷霆一次秘密的任务正是欧阳凛执行的。

    当时廖老负责接应欧阳凛,所以才会机缘巧合的认识姚老爷子和欧阳凛,至于其他几桌的客人,都还在猜测主位上这几人的身份。

    廖老低声警告了一下孙子,“这事你知道就行,谭家没有放出风声,你也不要说漏嘴了。”

    之前谭家介绍的时候只说是新娘的家人,不管是姚家人还是欧阳凛都是陌生面孔,所以在场不少人都认为商奕笑是飞上枝头当凤凰,却根本想到她的来头同样不小。

    “爷爷,我知道了。”青年明白的点了点头。

    忙碌的一天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一眨眼的功夫天已经黑透了。

    谭家亲戚都是谭宸送的,而那些老一辈的客人则是谭景御这个小叔亲自送的,至于其他一些客人,顾岸、关煦桡他们负责。

    “不用送了,我们直接回四合院。”姚修煜看着站在门口的谭亦和商奕笑,关切的开口;“你送笑笑回去休息,今天累了一天。”

    “姚叔,我没事。”商奕笑眯眼笑着,虽然累,可是心境却是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安定。

    “回去休息吧。”姚老爷子也催促的开口,能亲眼看到大孙女儿结婚,老爷子已经心满意足了。

    日后到了九泉之下,他也可以告诉大儿媳妇,笑笑过的很幸福,谭亦和谭家人都对笑笑很好。

    姚仲冉拍了拍谭亦的肩膀,虽然只是短短一天的接触,可是姚仲冉看得出谭亦对商奕笑的在乎,她一个表情,谭亦就知道笑笑是饿了还是渴了。

    不管平日里谭亦表现的如何冷傲高贵,可是他看向笑笑的眼神却充满了温柔,“带着笑笑回去吧,以后好好过日子。”

    “是,父亲,我记住了。”谭亦郑重其事的保证着。

    送走了姚家人之后,商奕笑和谭亦也上了车,依旧是峰哥开车。

    此刻,汽车后座里,坐定下来,商奕笑才感觉到一股疲惫。

    “回去泡个澡缓解一下。”谭亦握着商奕笑的手,如果不是因为谭小包,笑笑不会感觉到这么疲倦。

    回给谭亦一个笑容,商奕笑将头靠在了谭亦的肩膀上,依恋的蹭了蹭,寻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不算太累,你晚上喝了不少酒。”

    “我没事。”谭亦亲密的揽着商奕笑的肩膀,情不自禁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外面突然响起了礼炮声,汽车里,商奕笑和谭亦回头一看。

    暗黑的夜晚,坐落在半山腰的山庄上燃放起烟花,漆黑的夜空被照亮,五彩的烟花在半空炸裂,转瞬即逝的美丽却永远留在了记忆里。

    这一刻,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题外话------

    后面会写一点海城的番外,把海城这一卷结束就完结了,不打算写谭小包之后的事了,么么哒。